czp's blog

[转]卖程序的小女孩

实验室里冷极了, 没有窗户, 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这是一周的最后一天——周末. 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 一个蓬头散发的小女孩在工位上坐着. 她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一件外套, 但是有什么用呢?那是一件很大的外套——那么大, 不知是哪一年买的. 她工作的时候的, 就把它脱掉了, 实验室的师弟嘲笑说, 可以拿它当抹布.

小女孩只好一个人做实验, 一双小脚冻得红一块青一块的. 她的破显示器屏幕上有一大段程序, 手里草稿纸上还有一大段. 这一整天, 程序还是没调过, 谁也没帮过她.

可怜的小女孩! 她又冷又饿, 哆哆嗦嗦地调程序. 显示器的光落在她的干枯的长头发上, 那头发卷曲着披在肩上, 看上去很久没梳, 不过她没注意这些. 每个桌上都堆满了论文, 实验室飘着一股油墨的香味, 因为这是论文deadline的时间——她可忘不了这个.

她在一行代码上停了下来, 蜷着趴在桌子上. 她觉得更冷了. 她不敢跟老板说, 因为她程序没调过, 没拿到一个数据, 老板一定会骂她的. 再说, 换做别的题目跟这个一样难. 她们头上只有paper, 虽然网上可以下到一些现成的代码, 还是仍然没法用.

她的头脑几乎绝望了. 啊, 哪怕一次小小的成功, 对她也是有好处的! 她敢把上万行的代码修改一遍. 编译运行一下, 来找找问题么?她终于按下回车键开始运行. 哧! 程序开始输出信息了! 一行一行的log开始出来了! 她把小手拢在显示器上. 多么温暖多么明亮的字符啊, 简直像一支小小的蜡烛. 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 小女孩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19寸液晶大显示器前面, 显示器还是全新锃亮的, 颜色鲜艳, 字迹清晰, 上边显示着程序输出的正确结果, 多么舒服啊! 哎, 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刚把头伸出去, 想看的仔细一些, 程序crash了, 大显示器不见了. 她坐在那儿, 眼前的破显示器上一行刺眼的segmentfault.

她又编译了一遍运行. 程序又开始输出信息了, 给出log了. 显示器的光落在桌子上, 那儿忽然变得像打印出来的paper那样洁白工整, 她可以一直看到paper上的字迹. IEEE的logo, 会议名称和日期, Abstract和Instroduction. 更妙的是这篇paper的一作, 赫然署着自己的名字! 看上去那么诱惑, 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女孩走来. 这时候, 程序又crash了, 她面前只剩一张又硬又旧的桌子.

她又运行了一遍. 这一回, 她感觉自己坐在布置整齐的会议室里. 条幅上写着”博士毕业答辩”, 比她去年师姐毕业时用的条幅还要大, 还要美. 红色的条幅上贴着那几个白色的黑体字, 投影仪屏幕上许多幅美丽的彩色画片, 跟顶级会议里的presentation一个样, 在向她眨眼睛. 小女孩向画片伸出手去. 这时候, 程序又crash了. 只见ppt上的图片越升越高, 最后成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 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 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细长的红光.

“有一个什么人快要死了.”小女孩说. 唯一疼她的师姐毕业前的时候告诉过她:一颗星星落下来, 就有一个灵魂要到图灵那儿去了.

她又编译了一遍. 这一回, 她把所有的数组size都设大了. 师姐出现在亮光里, 是那么温和, 那么慈爱.

“师姐!”小女孩叫起来,”啊! 请把我带走吧! 我知道, 程序一crash, 您就会不见的, 像那漂亮的显示器, 发表的paper, 布置好的答辩会议室一个样, 就会不见的!”

她赶紧按了回车键, 要把师姐留住. 一大堆输出信息发出强烈的光, 把实验室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 师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大, 这样美丽. 师姐把小女孩抱起来, 搂在怀里. 她们俩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 越飞越高, 飞到那没有代码, 没有论文, 也没有毕业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清晨, 这个小女孩坐在工位上, 两腮通红, 嘴上带着微笑. 她死了, 在周末的实验室累死了. 新一周的太阳升起来了, 照在她小小的尸体上. 小女孩坐在那儿, 手还按着在不知用过多少年的键盘上.

“她想自己把程序调一下……”人们说. 谁也不知道她曾经看到过多么美丽的东西, 她曾经多么幸福, 跟着她师姐一起走向新世界的幸福中去.